台式涂覆机,三防漆桌面涂覆机,台式点胶机,三防漆喷涂机,三防漆喷胶机,桌面点胶机 台式涂覆机,三防漆桌面涂覆机,台式点胶机,三防漆喷涂机,三防漆喷胶机,桌面点胶机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知识经验 知识演进时,经验靠不住

2018-04-15 15:19:21 【东智精密】   来源: xiexuhui     阅读

今天的认知训练给你一个另类视角,人是通过经验去学习的,但是从经验中去学习,这件事本身是靠不住的。


维也纳小组与实证主义表达

  有一些思想家从来不会成为主流,如果偶而成为主流那也不过是转瞬即逝,慢慢沉埋,被人淡忘;但他们也绝不会彻底埋没,肯定会有那么一天,被认为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山无棱,江水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他们的价值才重新被发现。


波普尔( Karl Popper)就属于这一行列。他是20世纪初年的大思想家,与领当时思想风气之先的维也纳小组学派亦师亦友,而观点针锋相对。


要讲波普尔,得先简单介绍一下维也纳小组。说起来他们与我颇有渊源,我在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求学的时候,导师陈启伟先生师承洪谦先生,而洪谦先生是维也纳小组创始人石里克的弟子。


20世纪20年代,维也纳是欧洲的思想中心,而维也纳小组是中心中的中心,与罗素、维特根斯坦等相互唱合激发,创立了分析哲学和当代的科学哲学。随着纳粹兴起,维也纳小组中人后来散落四方,也将火种撒到英美,使分析哲学成为20世纪的主流思想。


维也纳小组继承了近代以来的经验主义传统,但给其以逻辑实证主义的现代表达,其核心是“实证原则”:知识来自于经验观察,不仅可似而且必须被事实所证明或证伪。不可用经验验证的陈述既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他们称之为形而上学。


宗教、伦理学、美学等即属此类。逻辑学、数学属于例外,他们没有经验内容,也无须经验证实,因为逻辑学、数学命题都是同义反复,结论已经包含在前提之中。


“能说清的一定要说清,不能说清的则要保持沉默。”维特根斯坦这句话,道尽逻辑实证主义的精神内涵:知识必须证明或证伪,不能证明或证伪的则还是别说了。


从逻辑实证主义角度看,科学就是这么一套方法及其产生的结果:基于经验提出理论,根据理论作出预测。如果预测获得验证,那么,理论就获得了支持。这是套证实机制:    。

从对经验的观察中归纳出理论,依据理论的预测获得检验,得到证实。所谓以今知古,以近知远,以已知知所不知。


这不是书斋里的哲学空谈。人们总是在经验中学习,逻辑实证主义试图严格化、形式化这个过程。它秉持着经验主义的强健和自信,相信经验能使你逐渐逼近真相,只要你用这套严格的方法,并把那些形而上学扫到一旁。


休谟的难题与波普尔的解答波普尔出场了。他说,你们太自信了。要按你们这个逻辑,就连科学也是不可能的了。不仅要拒斥形而上学,也得拒斥科学。你无法用经验来验证科学理论。为什么呢?因为科学理论是全称判断。举个例子:你如何用经验证明得了这句话“所有天鹅都是白的”?


要给它以经验证明,全世界的天鹅你就得一只只数过来。这当然是数不尽的。在你见到的这只天鹅是白的,与所有天鹅都是白的之间,有一条经验跨不过去的鸿沟。发现这条鸿沟的第一个人倒不是波普尔,它来自于著名的休谟归纳难题。


以近知远,以所知知所不知,从对一只只天鹅的观察跳跃到对所有天鹅发言,你靠的是归纳推理:因为已知的每只天鹅都是白的,于是你认为所有天鹅都是白的。但

是,伟大的十八世纪苏格兰启蒙思想家大卫·休谟说:休谟归纳难题公认无解。波普尔说,它给全部人类知识带来根本性的挑战。问题来了,既然永远无法越过归纳鸿沟,

无法用经验证明全称判断,也就是说,科学理论不可能被经验证明,那么,是不是该把它与形而上学一起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显然不行。怎样挽救科学?波普尔的办法是反转问题:  归纳(  induction)是不可靠的,  演绎( deduction)是可靠的,既然把科学建立在归纳之上不可靠,那就把它建立在可靠的基础之上,也就是建立在演绎之上。用单个来证明全体是归纳,反过来说,用单个来否证全体则是演绎。只要发现一只黑天鹅,那所有天鹅都是白的就被证伪了。形而上学则不同,它不可能被证伪。如果我说所有天鹅都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东西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只有可能被证伪的才是科学。”这句振聋发聩的话,就是这么来的。不过,把科学从形而上学的行列中挽救出来,这事对哲学家们重要,对你就没那么重要了。


在他看来,知识是这样演进的:面对问题,提出猜想( conjecture),比如所有天鹅都是白的;根据猜想作出预测,比如下一个天鹅是白的;用事实检验预测,如果下一个天鹅是黑的,那么猜想就被反驳了;不过,如果下一个天鹅还是白的,那么我们并不能说猜想得到了证实,它只是得到了佐证( corroboration),只要它没有被反驳,我们就大可以用下去。如是迭代,直到终于有一天它被反驳,走完它作为对人们有用的知识的生命周期。整个过程不需要用靠不住的归纳法,只需要演绎就足够。


至于猜想如何产生,波普尔并不关心这个问题。新的科学观念和猜想的产生没有严格的逻辑方法,往往来自创造性直觉,也就是说,无法规划,无法重现,随机产生。


波普尔认为知识的演进就是

  一的反复迭代,它与逻辑实证主义主张的另一种反复迭代:    ,针锋相对。后者是主流。因为一般认为,人们从经验中学习,产生假设,作出预测,获得证实,反复迭代,使知识渐进地逼向真相。在名著《科学发现的逻辑》(The Logicof Scientific Discovery)中,波普尔则认为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逼近真相,因为我们总是在盲人摸象。我们对世界的了解,通过否认自己以为知道的过程展开。知识的进展并不是知道得更多,而是对于不知道知道得更多。也因此,知识进展并不必然是累积的渐进的,而是跳跃的,常常是断裂的。科学理论必然要被证伪,而科学史就是一连串的失败史。“所有的模型都是错的,有些曾经有用过”。诺贝尔生物医学奖得主坎德尔( EricKandel)讲过一个故事,有位同行的研究路线最终被发现是条死胡同,毕生努力尽成泡影,极为沮丧。波普尔告诉他,不,你的研究很有价值,它被证伪就是你对人类知识进步的贡献。对方百感交集,获得解脱。经验靠不住,你该怎么办不过,人们总的来说把波普尔的提示置诸脑后。今天的科学界并不按波普尔的方法来鉴定一个东西是不是科学,观察一归纳一证实仍是科学家们自认的科学方法。如果在科学家群体中投票说什么东西是科学试金石的话,拔得头筹多半会是随机受控实验(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这类具体机制。作为一个群体,科学家们相信,经验证据既能证伪一个理论,也能渐进地增加理论的可信度,甚至近似地证明它,而近似在绝大多数时候就够用了。未来也许不会重复过去,但我们只好假设它会重复,否则怎么办呢?在《统计学与真理》-书中,大数学家、在《统计学与真理》-书中,大数学家、统计学家拉奥(  C.R. Rao)说:

  所有知识最终都是历史学。

  所有科学抽象后都是数学。

  所有判断的理由都是统计学。

这是科学家又谦卑又骄傲的宣言。

几十年间,波普尔的理论逐渐沉埋,在大

众观念场上只留下一句耳熟能详的那句

话,“不可能被证伪的就不是科学。”而思

想内涵渐渐遗忘。波普尔本人则从顶尖思

想家的位置上一路下滑,淹没在故纸堆

中。他曾在伦敦政经学院执教23年,但拿

到教授职位过程艰辛。据说他用过的办公

室今天变成了厕所,我还请在那里的朋友

去实地考察过。

如果不是大投机家索罗斯奉他为精神导

师,《黑天鹅》作者塔勒布认他作偶像的

话,除了治思想史的专家外,今天谁想得

起他?

索罗斯和塔勒布,这些人以承接波普尔思

想谱系为荣,他们当然知道

我们早已摆脱了决定论的世界观,懂得世

界本质上是不确定的,却又随时可能掉入

另一种过度自信,以为自己对不确定性的

掌握很确定。

常识认为知识来自盲人摸象,摸得越多我

们了解得就越多。波普尔的价值是告诉我

们,知识是在黑屋子里追逐黑猫,我们只

能知道它不在哪里。

理解波普尔,对无常命运多一份敬畏,在

依靠经验时多一点清醒,且用且疑,且疑

且用。

最后讲个寓言。

猪养在圈里,关心自己的命运,不知道饲

养员是什么态度,于是找了两块石头,白

石头代表爱,黑石头代表不爱,各放一块

到罐子里,意思是五五开。次日要是饲养

员来喂食,就再放一块白石头进去。

饲养员每天来喂,

猪每天放块白石头进去

猪的信心与日俱增。到第1 81天,猪推算

出饲养员有爱的可能性高达

1 81门82(99.45%)。猪终于放心。

当天,猪出栏了。


Powered by 天使猫信息科技 ©2008-2018 www.tzmsmt.com